医药研发由仿制走向创制,在一些领域打破国外专利药物垄断——中国新药已露尖尖角

医药研发,中国新药,

▷中国科学院苏州生物医学工程技术研究所展示的双光子显微镜。

▽武汉友芝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科研人员在进行实验。

本报记者 杜 芳摄

“肿瘤高发,为什么没有我们自己的药物?”“外国药太贵了,可便宜的国产药能达到治疗效果吗?”“这些药安全吗?”这些医生们常常听到的问题,最能反映百姓心中存在已久的顾虑,创新、有效、安全成为摆在中国医药研制面前的三道考题。

如今,随着重大新药创制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的实施推进,新药创制格局发生改变,一批药物创制关键技术和生产工艺得以突破,我国自主研发的创新药物登台亮相,不但在一些领域打破了国外专利药物垄断,而且药品安全性、可靠性提升。医药研发正由仿制逐渐走向创制,我国正从一个医药大国向医药强国迈进。

新药研发能力大幅提升

一批药物创制核心关键技术取得突破,药品质量明显提升,我国新药创新能力得到国际认可

重大新药创制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实施8年来,硕果累累。新药专项实施管理办公室主任、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教司司长秦怀金告诉《经济日报》记者,截至“十二五”末,累计90个品种获得新药证书,其中包括手足口病EV71型疫苗、Sabin株脊灰灭活疫苗、西达本胺、阿帕替尼等24个1类新药,是专项实施前总和的5倍。

与此同时,一批核心关键技术取得了突破。秦怀金介绍,我国突破了抗体和蛋白药物制备、生物大分子药物给药、药物缓控释制剂、中成药二次开发等一批瓶颈性关键技术,临床前评价、疫苗研发等技术逐步实现“跟跑”向“并跑”的转变。

新药的不断推出,让中国的老百姓实实在在受益。我国在肺癌、白血病、耐药菌防治等领域打破国外专利药物垄断后,面对昂贵的外国药便有了议价权。“国产小分子靶向抗癌药盐酸埃克替尼上市促使国外专利药物降价超过50%,大幅减轻患者用药负担。”秦怀金说,不仅如此,我国技术改造200余种临床急需品种,涉及15.3%的国家基本药物,药品质量明显提升,满足了国内百姓的需求。

自从我国科学家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青蒿素的名字走进了大众视野,这种神奇的中药对于疟疾有明显疗效。而现在,中国科学家又提取出青蒿素的延伸物青蒿琥酯,它具有更强的作用和更长久的疗效。青蒿琥酯通过世界卫生组织认证,在国外使用,累计救治1500万疟疾患者。中国新药不仅填补国内空白,也走向世界,为人类健康作出了突出贡献。

中国药,再也不是“低端药”的代名词。我国新药研发创新能力得到国际认可,拉莫三嗪获得美国FDA批准上市,利培酮微球注射剂获得美国FDA批准,直接提交新药申请,地奥心血康、丹参胶囊等获得欧盟上市许可。帕拉米韦、磷酸奥司他韦、埃博拉病毒治疗性抗体MIL77、重组埃博拉病毒疫苗等应急药品,为应对全球应急事件——传染病的流行提供重要的生物安全保障。

技术创新能力不断提升也使得我国医药产业快速发展。据初步统计,新药专项实现直接经济效益1600亿元,推动企业创新主体地位持续增强,2015年规模以上企业研发投入约450亿元;促进京津冀、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形成相对集中、各具特色的生物医药产业集群,加快了区域经济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

安全评价与国际接轨

我国药物非临床安全性评价平台法规依从性进一步提高,国内新药加快进入国际主流市场的步伐

“新药研发涉及各个学科,环节多、周期长、创新活动复杂,从靶标确定到产品开发上市的全链条研发过程中,药物非临床安全评价(GLP)是新药研发必要阶段中极其重要的一环。”新药专项技术总师、中国工程院院士桑国卫说。

在新药专项支持下,我国药物非临床安全性评价平台(GLP)建设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GLP平台的法规依从性进一步提高,平台管理水平获得国际认可,新药临床前安全评价工作已与国际接轨。

桑国卫介绍,我国已有11个平台通过了国际实验动物评估和认可委员会(AAALAC)认证,4个平台接受并通过了美国FDA的GLP检查,5个平台通过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正式GLP检查,3个平台通过美国病理学家协会(CAP)认证,9个平台按照国际标准建立了实验室数据采集与管理的IS/IT系统、Provantis GLP Tox软件和LIMS系统。

这些平台瞄准国际新技术方法发展前沿,进一步完善药物非临床安全性评价技术体系,核心关键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桑国卫说,GLP平台为国内外药物研发企业提供规范的技术服务,累计开展3500余个药物的非临床安全性评价研究,为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物研发提供了重要保障。此外,8个GLP平台帮助我国医药企业提交境外新药临床研究申请300余个,推动一批国内研发的药品在美国、欧盟等地开展临床试验,大大加快了国内新药进入国际主流市场的步伐。

同时,在新药专项的带动下,我国已有63家GLP实验室通过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证,这些蓬勃发展的GLP实验室在我国新药研发产业链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部分GLP平台除了开展药品的安全性评价研究外,还将GLP平台技术拓展到了农药、动物食品、兽药和环境毒物等领域的安全性研究,带动和促进了其他行业的规范发展。

桑国卫表示,“十三五”期间,新药专项将继续围绕“出新药”“保安全”的战略需求,针对当前国内药物毒理学研究的薄弱环节,进一步全面提升我国GLP平台的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使其充分发挥对新药研发创新链的“引领式”服务。

抓住一致性评价的关键

我国要更严格地做好一致性评价工作,确保仿制药在质量和疗效上与原研药保持一致

根据创新程度,药品可分为两个层级:创新药和仿制药。我国是个仿制药大国,却不是仿制药强国,低水平仿制扎堆现象严重,部分仿制药存在质量不高、疗效较弱等问题。

安全用药、满足临床需求是新药专项的目标,我国要向创新药物和仿制药物多投入,尤其需要通过严格的一致性评价获得高质量的仿制药。

2015年,一致性评价工作开展,相关政策文件密集发布。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院长李波表示,“一致性评价工作是大家关注的热点,一致性评价的目的就是要使国内上市的仿制药在质量和疗效上与原研药保持一致,在临床上与原研药可以相互替代,满足公众对高质量仿制药的需求;同时降低药品费用的总支出,淘汰落后产能,提高国产仿制药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一致性评价“大考”开启,加快了我国医药产业优胜劣汰、转型升级的步伐。目前,已经通过新版GLP认证的国内5000多家制药企业,除了研发实力比较强的大企业以外,大部分企业都需要平台支撑。

重大专项支撑的平台优势得以充分发挥,其利用技术储备对一致性评价工作进行技术支撑,一方面为新药和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工作需要的关键技术、出现的问题保驾护航,另一方面在国内重大科研院所和专项支持的平台以及企业间搭建桥梁,加快推进一致性评价工作。

“此外,临床前安全评价平台不但承担着国家创新药物的安全性评价的重要职责,同时也承担着由于药物引起的或者可能引起的毒性作用及其毒性机制进行深入研究的重要职责。”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药物安全评价研究中心主任任进说。

今年,牵动千家药企神经的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将进入全面监督评价阶段。石药、华润双鹤、罗欣药业等诸多药企都纷纷表示,正在加速推进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进程。

“新药专项也罢,生物医药产业也罢,正在经历以仿制为主到创仿结合的过程。”桑国卫说,“创新药的关键在于创新,包括新的靶点、新的结构、新的作用机制,也包括疾病谱的改变所导致的药物研究的创新。仿制药研发的关键是,要严格做好一致性评价工作,任务虽然艰巨,但我们有信心”。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 李浩

chengguo123@wokeji.com

010-68516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