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科技创造的财富是“史上最大金矿”

金矿,超大型金矿床,中国冶金地质总局,科研机构,西岭金矿,

原标题:国内顶级科研机构联手,耗时16年,耗资3.2亿元——这一次,科技创造的财富是“史上最大金矿”

“在中国产金第一大省——山东省发现一个世界级的巨型单体金矿床,预计可提交金资源量550吨以上,有望成为国内有史以来最大的金矿。”

28日,当山东黄金集团董事长陈玉民对外公布这一爆炸性消息时,很多人并未意识到这座金矿的“世界级”分量:中国是世界上产金量最高的国家,而山东黄金总产值和储量,都居全国首位,而“550吨以上的资源量”又将刷新该省保持的“中国纪录”。

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陈玉民表示,“我们用了16年,投资3.2亿元,联合四五家国内顶级科研机构,才揭开了这个孕育了亿万年、深埋地下1000多米的超大型金矿床的秘密。”

这并不容易。作为我国规模最大的金矿集区,胶东地区在以不足全国500/1的面积产出了全国4/1产量的黄金之后,遇到了“瓶颈”——随着矿产勘查程度的逐年提高,地表露头矿和浅部矿越来越少。

“向地下三四千米钻探一次,就要花费上千万元,因此‘在哪找’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山东黄金集团总工程师傅学生向记者提到了“构造叠加晕找盲矿法”。

“地壳中的含矿热水溶液在一定的物理化学条件下,将矿质沉淀在各种有利的构造和岩石中,这便是‘热液成矿’。但它既形成了金矿,也留下了与金矿密切相关的几十种元素(如汞、砷、银、铋、铜等等),我们称之为‘晕’。构造叠加晕找矿就是我们不断钻孔通向地下几千米处,采集2万件样品进行化学分析,一一排除,最终确定金矿富集区。”山东黄金综合部副总赵立峰告诉记者,“这种方法对矿山深部找矿很有效,也是中国冶金地质总局化探专家们的‘拿手绝活’,从而使后者成了我们的合作伙伴。”

当前我国绝大多数金属矿床的探、采深度不足1000米,无论从理论上还是施工上,1000米以下还是空白。因此,陈玉民和同事们确立了一个理念,“向深处找矿必须科研先行”。

挑战4000米深钻在我国地质钻探史上属首次,对科研施工人员来说挑战巨大:第一,类似于原先熟悉了汽车发动机的工程师转身研究火箭发动机,他们将面临全新领域,几乎没有任何施工规范、规程去指导;第二,三山岛断裂带内岩石破碎且厚度较大,钻进过程中容易造成掉块、塌孔等事故;第三,毕竟是前人未触及过的深度,谁都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设备、机具工艺。科研人员需要边试错、边研发、边改进……

颇具有神奇色彩的山东地矿三院曾钻探孔深2843.18米,创下“全球海洋地球科学钻探全取心孔深”最高纪录;中石化胜利石油管理局测井公司是国内测井界的“翘楚”……陈玉民说,我们大胆突破,沿着产学研一体化发展方向,携手国内顶级科研机构不断在理论和实践上寻求突破。

事实证明,投资3.2亿元,掘地16年是值得的。

在2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陈玉民骄傲地宣布:“若按生产规模10000吨/日计算,这座金矿可连续满负荷生产40年。”更深远的意义在于,西岭金矿床不仅仅成为国内有记载以来黄金史上最大的单体金矿床,更为我国深部找矿提供可作参考的范本。(科技日报济南3月30日电)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 闫月

chengguo123@wokeji.com

010-68516618